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河北邢台市巨鹿县:群众诉求“一键达” 掌上服务“一点通”

发布人: 张轩铭

来源: 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 2023-09-08

字号:[大] [中] [小]

微信分享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河北邢台市巨鹿县:群众诉求“一键达” 掌上服务“一点通”

2023-09-08 17:17:09

公开事项名称

河北邢台市巨鹿县:群众诉求“一键达” 掌上服务“一点通”

索引号

制发日期 : 2023-09-08

制发日期

2023-09-08

巨鹿县一名村民用“巨好办”服务平台反映村庄道路塌陷问题。

在巨鹿县农业农村局视频会议室,农技人员依托“巨好办”服务平台为农户提供远程技术指导。

巨鹿县堤村乡网格员高令娟(左)指导村民用“巨好办”服务平台上报诉求信息。

巨鹿县大数据发展中心“巨好办”服务平台指挥调度中心工作场景。以上图片均为胡良川摄

骤雨初歇,河北省邢台市巨鹿县西郭城镇马家营村村民郝秀芳走出家门不久,远远看见路上有个坑。走近一瞧,原来是埋设水管的路面发生塌陷。停下脚步、掏出手机,郝秀芳蹲下连拍了几张照片,随即通过“巨好办”服务平台上报。

群众诉求“一键达”,掌上服务“一点通”。郝秀芳说,她今年7月12日上报的这条道路维修信息,不到半小时就通过服务平台流转至巨鹿县供水服务中心受理。很快,修缮工作完成。

在2020年底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用好现代信息技术,创新乡村治理方式,提高乡村善治水平。”

近年来,巨鹿县探索数字化赋能乡村治理新方式,开发应用“巨好办”服务平台,构建“县—乡—村—网格—户”五级全覆盖数字化组织架构,建立“县乡联动、部门协同、有呼必应”工作机制,高效化解群众急难愁盼。平台自2020年5月上线以来,累计解决群众诉求53万余件。

2022年11月,巨鹿县“打造‘巨好办’服务平台 构建乡村治理新格局”的经验做法,入选农业农村部、国家乡村振兴局联合发布的第四批全国乡村治理典型案例。

数字化如何赋能乡村治理?“巨好办”服务平台怎样有效运行?近日,人民日报记者走进巨鹿县实地调研。

搭建一个平台

民生诉求一键直达县级调度中心,努力做到“群众有所呼、平台有所应、事事有着落、件件有回音”

轻点手机屏幕,打开“巨好办”服务平台;向下拉动页面,选择“立即办”模块;详细填写信息,一键反映诉求——郝秀芳动作娴熟地向记者展示“巨好办”服务平台操作流程。从今年3月下载“巨好办”服务平台至今,郝秀芳已通过平台上报6条信息,全部得到有关部门妥善处理。

“我上报的信息大都是像村道维修这样的公共事务,不全是我自个儿的事。”郝秀芳说,自己以前可不像如今这般热心肠。

郝秀芳回忆,4年前,自家屋后立着一根废弃电线杆,一刮大风便摇摇欲坠,“真怕杆子被风刮倒,砸坏了房。”

排除安全隐患刻不容缓。郝秀芳多次向村里反映,时任村党支部委员、现任村党支部书记宁绍辉也过来看了好几回,还是没办法,“电线杆不归村里管,村里没权挪,必须一层一层往上报。”郝秀芳只能在家等消息。提心吊胆过了一个多月,相关单位才派工作人员到现场,确认符合清理条件后,拆除了电线杆。

为快速响应群众诉求,2020年5月,巨鹿县搭建起一个“群众呼叫、部门响应”的数字化诉求反映平台,名为“巨好办”。平台设置“五步流水作业”流程——事件上报、分类受理、响应指定、部门处置、结果反馈。

“群众诉求通过‘巨好办’平台递交后,直接进入县级调度中心管理平台,由调度员流转至相关部门或乡镇处理。”巨鹿县大数据发展中心主任刘彦良介绍,乡镇、部门不仅要有呼必应,还须限时办结,“根据平台设定,突发情况要在2小时内解决,政策咨询等问题当天办结,涉及公共服务等问题2个工作日内要有反馈,其他事项在7个工作日内解决。”

今年3月,马家营村网格员张丽再次上门推介,抹不开面子的郝秀芳在手机上下载了“巨好办”服务平台。没成想,几天后果真派上用场。

郝秀芳家院子临街而建,可街边垃圾点较少,离最近的垃圾点也有300米,倒垃圾不方便。她抱着试一试的想法,通过“巨好办”服务平台上报:“马家营村村中心道路东侧居民倒垃圾不方便,申请增设垃圾桶。”

当天下午,郝秀芳发现,在距离她家100米处的村中心道路东边就多出了两个垃圾桶。“上午提诉求,下午就解决了,这可真顶事儿!”郝秀芳喜出望外。

事情办得畅快,郝秀芳的心里更痛快,往后操心自家事儿之余,她还关心起了村里的大事小情:去邻村走亲戚时,发现路边电线杆倾斜,存在危险,她第一时间拍照上报;出门遛弯儿时,看到树枝挂住电线,她标注好位置及时反映……

“上报的每件事儿都有人管,最慢的5天内也都解决了。”郝秀芳将手机上的诉求反馈记录展示给人民日报记者看,每一事项的办理流程一目了然。“群众可实时查看办理进度。”刘彦良说,平台办结群众诉求事项后,第一时间反馈,由群众评价办理结果,努力做到“群众有所呼、平台有所应、事事有着落、件件有回音”。

急事立即办,难事帮着办。围绕解决群众办事“不对路、不方便”等问题,巨鹿县在“巨好办”服务平台设置“帮我办”模块,为老年人、残疾人等特殊困难群体以及在外群众提供代办服务。

张王疃乡新集村村民王增山的妻子患病3年,父母又突遭车祸,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在上学……急剧增加的经济负担让他犯了难,希望寻求救助。今年7月,王增山通过“巨好办”服务平台“帮我办”模块上报了自己的情况。第二天,巨鹿县民政局和乡里的工作人员便主动找到他,帮他完善材料,申请相关救助。

“变群众跑腿为数据跑路。”刘彦良介绍,“巨好办”服务平台上线以来,已逐步形成“部门围绕乡镇转、乡镇围绕村庄转、村庄围绕群众转”的乡村治理新格局。

截至今年9月6日16时,“巨好办”服务平台累计收到上报事项55万余件,已办结53万余件,办结率超过97%。“在未办结的1.3万余件事项中,8400余件正按时间节点正常办理,5300多件为超期办理或申请延期办理。”刘彦良说,有的事项办理难度较大或办理周期较长,平台根据情况,对这些事项组织多部门联席会商办理或挂账督办。

织密一张“网络”

线上线下齐发力,依托2800余名网格员延伸服务触角

63岁的刘彩平是堤村乡农民,虽然不能熟练使用智能手机,但她的诉求也能第一时间通过“巨好办”服务平台及时上报。“网格员隔三差五上门走访,我的心里话都乐意跟她讲。”刘彩平笑盈盈地说。

“巨鹿县常住人口约29.3万,其中60岁以上老人约6.7万。老年群体占人口比重较大,很多老人不能熟练使用智能手机。”刘彦良说,对于众多不能熟练使用智能手机的老年人而言,“数字鸿沟”短期内仍难以逾越。

如何延伸数字化乡村治理触角?巨鹿县将原有的食品安全协管员、民政协管员等各类网格员进行整合,打造了一支综合网格员队伍,实行分片管理,负责辖区内所有信息、诉求的收集和上报。

31岁的高令娟是刘彩平所在片区的网格员。去年,刘彩平突患疾病,基本丧失了劳动能力,急需救助。高令娟走访时了解到这一情况,通过“巨好办”服务平台及时上报,相关信息流转至堤村乡。两天后,乡民政助理员便与高令娟一同来到刘彩平家中,为她办理相关救助手续。

今年,刘彩平病情反复,时常去医院治疗。高令娟总是第一时间通过“巨好办”服务平台为刘彩平申请医疗报销。“每次我前脚刚出院,后脚小高就到俺家了。”刘彩平说。

“线上线下齐发力,依托2800余名网格员消弭‘数字鸿沟’,把信息化服务触角延伸到群众家门口。”刘彦良介绍,目前巨鹿县网格员已覆盖全县所有社区、村庄。

在巨鹿县大数据发展中心一层,“巨好办”服务平台指挥调度中心大屏幕的县域地图上,一条条信息实时生成。“这是我们的‘热力图’,集中展示了各地区、各类事项的上报频次。”刘彦良说,这些由网格员、村民申报的标注有地址、类别的信息,经“热力图”分析后,将成为各部门优化治理措施的重要依据。

“村前的垃圾点有异味,请及时清理。”“村西垃圾点的垃圾已溢出桶外,未及时清理。”……高令娟清楚记得,去年夏天,由她申报的事项中,近一半与村里的垃圾有关。彼时,垃圾清理问题成为巨鹿县各乡镇村庄上报的高频事项。

今年初,县大数据发展中心依据“巨好办”服务平台数据,形成了一份大数据分析汇总通报,推送至县直所有部门和乡镇。报告显示:去年,网格员和村民上报的事项中,有近4万件涉及垃圾清理问题,占全年上报事项总量的近三成。

巨鹿县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依据通报内容,及时调整了清洁车辆、人员和物资配备,在相应区域增设垃圾桶,并相应增加了清运次数。同时,在全县10个乡镇推行保洁、清运、收集“一把笤帚扫到底”模式,实施生活垃圾“日产日清”“即产即清”。“如今村里不仅增设了垃圾点,每天早上还有人准时清理。”走街串巷时,高令娟很少再闻到垃圾散发的酸臭味。

“我们的大数据分析汇总通报原本一年发布一次。为更加科学动态地反映基层治理中存在的问题,今年起调整为半年发布一次。”刘彦良说,不久前,上半年通报已出炉,数据显示,路灯、井盖等基础设施损坏问题反映比较集中,“我们已经督促相关部门、乡镇建立长效机制,加强维护。”

形成一份清单

厘清权责“边界线”,划定履职“责任田”,基层治理效能持续提升

一条宽阔公路,两侧街巷整洁,沿途秩序井然,全程畅行无阻。人民日报记者驱车行驶在省道邢德线(S324)小吕寨镇路段时,很难想象这里曾经“脏乱差”,道路两侧许多门店一度占道经营,不仅影响村容村貌,而且存在安全隐患。

去年4月,小吕寨镇小吕寨村网格员吕和勇将上述问题通过“巨好办”服务平台上报。由于县级职能部门与乡镇政府职能交叉、管理重叠,小吕寨镇认为处置门店占道经营问题超出自身职权范围,巨鹿县城管局则主张按照属地管理原则应由小吕寨镇进行管辖,问题一度搁置了两个多月。

难题如何破解?巨鹿县大数据发展中心的归口管理部门——巨鹿县委组织部随即制定责任清单,探索形成权责清晰的长效工作机制。“我们查阅相关法律法规,梳理部门职责,征求各乡镇和部门意见……”巨鹿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李玲介绍,县委组织部牵头,各部门、乡镇参与,一场场联席工作会议在县大数据发展中心的会议室召开。

起初,各单位相关负责人仍站在各自立场发表观点。县城管局有关负责同志率先发言:“实施乡镇综合行政执法改革后,行政执法权已下放至乡镇,乡镇应当落实好辖区管理的属地责任。”

这个说法并未获得乡镇有关负责人的认可。他们拿出了《河北省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条例》,其中规定,对“擅自在城市道路两侧和公共场地摆设摊点”行为的管理权限属于市容和环境卫生行政主管部门。

“小吕寨镇虽不属于条例中规定的‘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城区’,但省道邢德线(S324)小吕寨镇路段距离县城不到5公里,所以在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上,长期以来都是参照这个条例执行。”刘彦良向人民日报记者解释道。

双方意见不统一怎么办?李玲和同事们广泛查阅上级文件,借鉴其他地方工作经验,多次征询双方意见,最终促成县城管局与乡镇达成共识:建立“职能部门为主、乡镇协调配合”的工作机制。针对占道经营问题,县城管局按照职责分工,依法对辖区内商铺和流动摊点经营情况进行监督管理,指导乡镇开展工作;属地乡镇协调配合,组织执法力量开展日常巡查,发现不法行为及时劝阻,对不听劝阻者,与城管局依法对其进行行政处罚。

一个个分歧逐渐化解,一项项责任逐步明晰。去年6月,《巨鹿县县乡“巨好办”事项主体责任和配合责任清单目录》编制完成,由县委组织部印发。清单包括生态环境、城乡建设、市场监管等28项内容,划清了县乡职责边界。

按照新的工作机制,由县城管局主导、小吕寨镇政府配合,双方执法人员协作,省道邢德线(S324)小吕寨镇路段沿公路两侧门店占道经营问题得到解决。

“厘清权责‘边界线’,划定履职‘责任田’,实现‘管理盲区’全覆盖,基层治理效能持续提升。”刘彦良介绍,巨鹿县还建立了“巨好办”服务平台工作“红黑榜”制度,对工作不力、执行不到位的部门和乡镇以“黑榜”点名通报,对工作量化靠前、创新典型的以“红榜”总结推广。

今年以来,张王疃乡已7次登上“巨好办”服务平台月度“红榜”,是全县登上“红榜”次数最多的乡镇。而在去年,张王疃乡还位于“黑榜”之首。

“去年我们乡的平台事项上报率和办结率都很低,问题到底出在哪?”张王疃乡乡长李亦飞介绍,今年元旦假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一场集体“剖析”会在乡政府会议室召开:“网格员队伍年龄结构偏大,有些网格员使用智能手机不熟练,导致工作流于形式,上报事项少,报送的信息质量偏低。”“平台上线了,咱的工作方式没跟上,不懂得利用平台去解决问题。”……

找准问题所在,张王疃乡决定先从优化网格员队伍做起,吸纳空闲时间较多、有一定文化水平、沟通能力较强的村民进入网格员队伍。

新人到岗后,张王疃乡立刻对其开展培训,明确职能范围,并现场教授他们如何使用“巨好办”服务平台。队伍强了,机制顺了,张王疃乡今年1月上报有效事件1911件,办结事件1840件,与去年12月相比,分别增加了1157件、1253件,荣登当月“红榜”。

“‘红榜’是荣誉,更是鞭策,干部群众都备受鼓舞。”李亦飞说,张王疃乡已将“巨好办”平台涉及的所有事项梳理为人居环境、乡风文明、矛盾纠纷等13类,每类明确一名责任人,每月初由乡党委书记、乡长开展一次调度督导。

打造一条“云链”

利用信息技术服务“三农”,持续拓展平台功能,实现种、管、收、售全程数字化

地头凉风习习,堤村乡百亩金银花种植基地里,盎然绿意间,金银花绽放。巨鹿县是我国金银花主产地之一,全县常年种植面积13万亩,年产干花1.4万吨,总产值超过20亿元。

去年8月,堤村乡孔寨村网格员卢俊飞在自家地里发现金银花叶子干枯。与周边的金银花种植户沟通交流后,他意识到这是堤村乡普遍存在的现象,便通过“巨好办”服务平台上报情况,请求专家进行田间管理指导。县调度中心将这一事项流转至县农业农村局处置。

县农业农村局技术人员赶到实地查看,发现金银花叶干枯问题的成因在于农户浇水过多,导致土壤过度湿润,进而引发病菌滋生。堤村乡根据县农业农村局给出的建议,通过乡村大喇叭广播、村民微信议事群转发等形式,快速动员相关种植户采取裁剪病枝、换土移盆、晒干土壤等措施,成功抑制了金银花叶枯黄病情扩展蔓延。

如何举一反三?县农业农村局副局长马海峰对“巨好办”服务平台上报事件的数据进行梳理,发现流转至县农业农村局处置的事项中,金银花的种植咨询问题占比很大。“长期以来,金银花种植以农户散种为主,施肥、用药、管理各不相同,导致品质参差不齐。”马海峰说。

通过分析平台数据、邀请专家调研、组织多方座谈,巨鹿逐步形成了“数字化管理提水平,信息化溯源铸品质”的金银花全产业链品质提升工作思路:依托“巨好办”服务平台,开发金银花全产业链数字平台,推动实现金银花标准化种植和智慧化管理。

去年9月,巨鹿县选取首期70户6000多亩金银花地作为试点,安装智能摄像头、气象站、土壤墒情监测仪、虫情测报站等智能化设备,实现水、土、长势等种植信息实时采集,种植情况远程操控。今年4月,巨鹿金银花全产业链数字平台上线;7月,该平台接入“巨好办”服务平台首页端口。

设备升级,管理跟上。县农业农村局汇集实时传送的种植信息后,组织专家分析研究,通过“巨好办”服务平台向种植户及时推送种植、管理、施肥、用药等方面的指导信息。种植户有种植问题咨询或技术指导需求时,也可通过“巨好办”服务平台上传,由专家“一对一”指导。

走进堤村乡前堤村,种植户杨培武和妻子正在地里忙着除草、修剪,采摘第四茬金银花。种植金银花20多年,杨培武过去全凭经验。“今年第二茬花采摘完后,县里的农技专家通过‘巨好办’平台查看墒情,提醒我有蚜虫虫害风险,需要及时预防。”杨培武说,在专家指导下,今年金银花的长势比往年好,产量也提高不少。

管理提水平,溯源铸品质。在金银花全产业链数字平台中,巨鹿县建立了“金银花全生命周期溯源系统”。杨培武种植的金银花全部被纳入这个系统,实现金银花种植、加工、销售全程可追溯。

“从种到收全程监管,农产品质量可追溯,金银花自然不愁销路。”杨培武过去不时遭遇“丰产不丰收”的窘境,今年金银花还没上市,就有企业直接来地里收,价格比市场价还高。

马海峰介绍,今年收获季,巨鹿县与一家大型制药企业达成3万亩金银花收购协议,品质达到数字化种植标准的,单价高出市场价10%至15%。

“我们将进一步完善‘巨好办’平台功能,开发更多群众高频使用的应用场景,着力提升基层治理数字化水平。”巨鹿县委书记杨振东说

相关文章
相关文章

习近平给“国际青年领袖对话”项目外籍青年代表的回信

中国扶贫发展中心关于构树扶贫工程专项评价项目承担机构评审结果公告

丽江市以项目建设推进乡村振兴

“国家乡村振兴局:23类项目可以申请补贴,数额超千亿”?官方正式辟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