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我省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收官 新型农村集体经济“壮筋骨”
发布人:张志银来源:四川日报浏览次数:发布时间:2022-02-17
视力保护色: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史晓露

三大重点

●今年将重点开展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回头看”,对清产核资、成员身份确认、集体经济组织规范建立等进行查漏补缺

●我省30636个村建立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可以参与市场经营,如何加强管理、防范风险被重点提及

●不少村腾出闲置资产,如何盘活闲置资源资产,解决人才不足等短板,是做好改革“后半篇文章”的重点

  自贡市富顺县狮市镇马安村毗邻沱江,近年因发展亲子主题乐园“马安农场”成为网红村,去年村集体收益突破150万元。

 

随着历时5年的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完成,我省新型农村集体经济发展驶入“快车道”,集体经济“蛋糕”越做越大,但一些新问题也随之出现。近日,记者针对改革“后半篇文章”采访了省内多个村社。

“回头看”

进一步明确资产权属,厘清成员身份

“户口都迁出去了,就不该再回来享受我们村的福利”“我的户口还在农村,可以从外村迁回来”……

最近,马安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大会上,村民们争执不下。经过一番激烈讨论,终于找到对策。“外嫁人员要回村里分红,必须出具嫁入村开具的证明,证明你放弃了对方村的所有权利,不能两头占。”村党总支书记伍文轩说。

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是发展农村集体经济的前提和基础。2017年,我省全面启动改革,通过集体资产清产核资、集体成员身份确认、股份量化、建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等,基本摸清了家底,初步构建了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截至去年10月底,全省农村清查核实集体资产总额2292.8亿元,全省所有村均建立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

改革基本完成,但还有很多环节有待完善。“各地改革完成的质量不一,有的地方资产未全面登记到位,有的地方存在成员身份重复登记和身份证错误。”省农业农村厅合经处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我省将重点开展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回头看”工作,对清产核资、成员身份确认、集体经济组织规范建立等改革重点工作进行查漏补缺,巩固提升改革质量。

首先,将对各类资产分类建立台账。“比如哪些是扶贫中投入的资产,今后要单独标注。此外,集体资产是动态变化的,因此清产核资将是一项长期性工作。”省农业农村厅合经处相关负责人介绍。

特殊群体的身份确认是个难点。去年底,自贡市就展开了“回头看”工作,“外嫁人员、上门女婿、进城落户农民等特殊群体的成员身份确认问题,都是‘回头看’的重点,要清查有无‘多确’‘漏确’‘两头占’或‘两头空’问题。”自贡市农业农村局合经科科长谭雪梅介绍,具有该村户籍才能成为该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成员确认方案需要充分征求群众意见,得到大多数人认可。

但也有特例。伍文轩身为马安村的党总支书记,户口却在狮市镇花园村。如今不少地区为了选贤任能,实施村干部异地任职,因此村干部不是本村人的情况并非个案。按照相关规定,村支书、村主任和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法定代表人要“一肩挑”,如何解决合法身份问题?

马安村提供了一种方案。“经过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大会讨论,我被确定为村集体经济组织的特别成员,在任期内享有选举权、被选举权和集体资产管理权。”伍文轩说,他不享受马安村的土地承包权、股份量化等权利,拿的是固定工资。他还与花园村签订了权利放弃承诺书,放弃在花园村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不过,为了调动村干部的工作积极性,村集体经济收益的10%可以作为管理人员的报酬奖励。 

强管理

设立制度“防火墙”,加强各类风险防范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兴办的企业是两类主体,前者是特别法人,后者是企业法人,要区别对待。”在近日召开的省委农村工作会议上,“防风险”问题被重点提及。

随着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完成,我省30636个村建立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有了特别法人身份,“这就像有了一张进入市场的‘身份证’,可以参与市场经营,但又与企业法人不同。”省农业农村厅合经处相关负责人介绍,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必须按照特殊市场主体来对待,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兴办的企业,应当按照一般市场主体运行管理,因经营不善可以依法破产。

然而,一旦进入市场,收益和风险并存,如何加强管理、防范风险?

首先,从制度上设立“防火墙”。去年10月,《四川省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条例》正式施行,“这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建立和运行提供了法律保障。”省委农办相关负责人介绍,《条例》规定,不能将土地所有权、宅基地等集体所有土地的使用权、学校等公益设施、乡镇村企业的建设用地使用权等五类农村集体资产用于抵押。

其次,在经营方式上减少风险。“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要尽量减少高风险直接经营,更多发挥村集体的平台作用,通过与社会资本合作经营,实现共赢。”省农业农村厅合经处相关负责人说。

德阳市旌阳区东湖街道高槐村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参与市场活动时明确了3条原则。“土地只租不入股、房屋只租不出售、项目只租不经营,虽然收益相对固定,但确保了集体资产安全。”高槐村党支部书记陈波表示。

还要在合同中上“一把锁”。“哪怕不直接经营,还是会有风险,之前我们就吃了亏。”旌阳区孝感街道红伏村党支部书记尹显东说,此前来村里投资的一个业主,因经营不善拖欠了好几年租金,直到2020年通过法院判决,才追回了50多万元欠款。如今,当地在合同签订时,要求投资方按照年租金和保证金1∶3的比例,交纳保证金。尹显东说,虽然门槛提高了,但资本下乡的热情依然很高。

此外,还要加强财务管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普遍缺乏专业财务人员。”谭雪梅介绍,自贡的一些乡镇已经作出探索,村级的账务由乡镇代理,镇政府统一聘请专业会计为集体经济组织做账,从而加强乡镇对集体经济组织的监督管理。

下一步,我省还将加强调研和检查,特别是预算决算、收入管理、开支审批、财务公开等制度是否依法依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负责人离任时,也将接受离任审计。

谋发展

探索农村集体经济多种实现形式

春节假期,毗邻城区的红伏村迎来旅游小高峰。近年来该村发展“红光印象”农业主题公园,走农旅融合之路。“我们引进企业投资,盘活了过去的村史馆、红光桥、红光礼堂、红光养殖场旧址等资源,发展旅游观光、特色餐饮、亲子体验等业态,带动特色农产品和手工艺品销售。”尹显东介绍,去年村集体经营性收入达到100万元。

改革的目的是发展。随着全省村级建制调整改革完成,不少村都腾出了大量办公用房、活动阵地等闲置资产。“当前已不存在所谓的‘空壳村’,关键是如何盘活闲置资源资产,解决人才不足等短板,这也是做好改革‘后半篇文章’的重点。”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表示。

多地已作出探索:在马安村,村集体以闲置房产入股参与经营,每年按“固定30万元+净收益的10%”进行分红,同时依托狮市古镇旅游资源,引导村民利用闲置房产发展特色餐饮民宿,变“农区”为“景区”;绵阳市游仙区新桥镇将合并后的旧村部、旧学校、旧厂房等15处集体资产入股到当地企业,利用率达80%,年创收10万元以上;德阳市旌阳区率先在6个村启动“三变五社”改革试点,各试点村成立集体资产、土地、劳务、置业、旅游等5大股份合作社,带动村民以现金、劳动力、房屋等要素入股,实现“农民变股民”“资源变资本”“资金变股金”。

针对农村人才缺乏问题,也有地方先行先试。去年6月,广汉市率先为9个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聘任了首批村级集体经济职业经理人,34岁的广汉市新协和农机作业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黄刚就成为了南丰镇阳关村的村级集体经济职业经理人。“现在村里缺少好的项目,我们的优势是粮油生产和社会化服务。下一步一方面发展油菜花经济,另一方面拓展农业社会化服务,让入社农民除了土地租金,还能参与二次分红。”黄刚说。

此外,还要强化政策支持,激发发展动力。2019年以来,我省实施了村级集体经济扶持项目,对扶持村给予每村100万元补助,各地大胆创新,探索发展壮大集体经济的路径,形成了股份合作自主经营、资源合作联合发展、资金入股借力发展、租赁经营稳健发展等多种发展模式。“下一步,各地要发挥好政府投入资金撬动作用,对集体资源资产分类管理。”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介绍,对于经营性资产,要探索集体经济有效实现形式;对于非经营性资产,要加强管护;对于资源性资产,要强化确权保护利用。

为推动责任落实,我省已将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发展壮大农村集体经济等工作纳入对市(州)党政领导班子领导干部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实绩考核内容。

 

相关文章